饮水思源 - history精华区文章阅读
发信人: Amenhotp (字母), 信区: history
标  题: 九姓回鹘毗伽可汗碑的故事
发信站: 饮水思源 (Thu Jul 11 08:30:06 2002)


           九姓回鹘爱登里罗汨没蜜施合毗伽可汗圣文神武碑
一、回纥汗国历史回顾
    回纥,后称回鹘,其名初见于我国正史,是在《魏书·高车传》,当时记为“袁纥”
,《隋书·铁勒传》记作“乌护”,《新唐书》又作“乌纥”。在《阙特勤碑》的突厥文
碑文中称为“九姓乌古斯”,凡此种种,均是Uyghur的音译。回纥族说突厥语,该词的意
义即联合、协助。
    据汉文史料,唐初,漠北有九姓铁勒,即:
    (1)回纥;
    (2)仆骨(亦作仆固,在漠北):
    (3)浑(在漠北);
    (4)拔野古(亦作拔野固或拔也古,在仆骨东);
    (5)同罗(在薛延陀北);
    (6)思结(在今阿尔泰山东鹿);
    (7)契苾(在鹰娑川,今新疆库车县西北的小裕勒都斯  河);
    (8)拔悉密(或作阿布思,在北庭);
    (9)葛逻禄(或作骨仑层骨,在今额尔齐斯河南岸)。
这九姓乃铁勒族的九个部落,其中以回纥部居首,通常称为“外九姓”或“外九部”。

    回纥部由下列九个氏族组成:
    (1)药罗葛;
    (2)胡咄葛;
    (3)咄罗勿;
    (4)貊歌息讫;
    (5)阿勿嘀;
    (6)葛萨;
    (7)斛嗢素;
    (8)药勿葛;
    (9)奚耶勿。
    这九个氏族通常称为“内九姓”或“内九族”。其中以药罗葛居首,也就是组成回纥
部落的核心,后来回纥各代可汗大多出于这—氏族。
    回纥的主要部分,其驻牧地区在仙娥河(又名娑陵水,今色楞格河)和嗢[音wa]昆河(今
鄂尔浑和河)流域,在薛延陀之北。其别支则在天山[白山]一带游牧。

    玄宗天宝三年(公元744年),阙特勤和毗伽可汗的去世引发后突厥内部大乱,回纥首领
骨力裴罗攻占了突厥故地,自立为骨础禄阙毗伽可汗,置牙帐(汗庭)于乌德建山(即于都斤
山,今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之北山),建立起回纥政权,谴使告唐,唐册封他为怀仁可汗。
天宝四年(745年)春正月,怀仁可汗攻杀后突厥的最后一个可汗——白眉可汗,消灭了后突
厥政权。其时回纥控制的地区,“东极室韦(在今额尔古纳河一带),西至金山(今阿尔泰山
),南控大漠,尽得古匈奴地”,势力日益强盛,并长期与唐朝保持密切的友好关系。
    玄宗天宝四年(公元745年)春正月,回纥怀仁可汗(骨力裴罗)卒,子磨延啜立,号葛勒
可汗。天宝十四年。(755年)冬,唐朝发生“安史之乱”,两京(长安和洛阳)沦陷,河北十
三郡地亦被“安史”叛军占领。翌年秋,玄宗避乱入蜀(今四川成都市),太子即位于灵武
(今宁夏灵武县),是为肃宗,唐王朝岌岌可危。回纥葛勒可汗遣使至唐请助讨安禄山,肃
宗命敦煌郡王李承束与之约,因召其兵。至德二年(757年)秋,唐军在回纥兵的支援下,收
复了西京(长安)。宝应元年(762年)冬,回纥兵又助唐收复了东京(洛阳)。由于各地勤王之
师用命及叛军发生内讧,更主要的是由于叛军所在劫掠,州县为墟,迫使各地人民纷纷起
来屯结自卫,与叛军展开斗争,多者上万,小者亦不下千数。这样,为害七年的叛乱,终
于在代宗广德元年(763年)春敉平。
    期间,为了争取和酬谢回纥的支援,唐朝在收复东京之后,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冬十
一月,封叶护(葛勒可汗兄弟)为司空、忠义王,每年赠绘回纥绢二万匹。随后(乾元元年即
公元758年)秋七月,肃宗又以幼女宁国公主嫁给葛勒可汗,并册拜葛勒可汗为英武威远毗
伽可汗。翌年(乾元二年)夏回月葛勒可汗卒,其次子移地健立,号牟羽可汗,代宗广德元
年(763年)秋七月册之为颉咄登里骨啜密施合俱录英义建功毗伽可汗[又称登里可汗],以重
臣仆固怀恩之女妻之,册为娑墨光亲丽华毗伽可敦,自可汗至宰相共赐实封二万户,左、
右杀(设)以下皆加封赏。后来光亲可敦卒,代宗复于大历四年(769年)夏五月,以仆固怀恩
幼女为崇徽公主嫁给牟羽可汗为继室,并赠缯二万匹。
    及代宗卒,德宗初立,建中元年(公元780年)夏六月,遣中官梁文秀前往回纥告丧,欲
重修旧好。可是登里骄踞,对唐使竞不为礼,且妄听九姓胡人唆使,以中原富饶,拟乘唐
朝大丧(代宗卒)之际,发大兵南下虏掠,宰相顿莫贺达干[可汗的从父兄]谏曰:
   “唐,大国也,无负于我。吾前年侵太原,获羊马数万,可谓
大捷,而道远粮乏,比归,士卒多徒行者(因道远粮乏,士卒
    杀马而食,故多数人无马可骑,只得徒步而行)。今举国深入,
    万一不捷,将安归乎!”
登里不听,一意孤行,而一般土兵却不愿南下征战。“顿莫贺乘人心之不欲南寇也”,乃
举兵击杀登里,并杀死煽动南侵的九姓胡二千人,自立为合骨咄禄毗伽可汗。随即道大臣
聿达干与梁文秀入朝,表示“愿为藩臣,垂发不剪,以持沼命”。德宗因册拜顿莫贺为武
义成功可汗。
    贞元三年(公元787年)秋九月,合骨咄禄毗伽可汗向唐请求和亲,且请结婚姻。时唐朝
正苦于吐蕃连年不断入侵,德宗乃采纳宰相李泌的计策,允其和亲。但鉴于往昔回纥统治
者的反复、诡诈,故提出和亲条件五条作为约束:
(1)回纥可汗对唐朝称臣;
(2)回纥使者每次人唐人致不得超过二百。
(3)来使所带马匹之数不得超过五百。
(4)(5)回纥使者不得携带唐人及胡商出塞。
合骨咄禄毗伽可汗接受了上述的约束,遣使上表称“儿”、称“臣”。德宗乃许以咸安公
主妻可汗,并偿还其前欠马价绢五万匹。贞元四年(788年)秋九月,可汗遣其妹及大臣以下
千余人至唐迎亲,辞礼其恭,并咒骂吐蕃使者并与之绝交。冬十月,可汗上表请改回纥为
回鹘,诏许之。同月,唐册合骨础禄可汗加号为长寿天亲可汗,并遣使送公主。从此回鹘
与唐朝的关系愈益亲密。
    贞元五年(公元789年)冬十二月,天亲可汗卒,其子多逻斯立。德宗遣使册命他为登里
罗没密施俱录忠贞毗伽可汗。先是河、陇(河西、陇右)为吐蕃侵扰势力所隔,道路不通,
安西、北庭二都护府只能假道回鹘地区前往京师奏事,故北庭与回鹘连和。回鹘乘机索取
财贷,“诛求无厌”,且经常侵掠靠近北庭的沙陀、三葛禄(即葛逻禄三部)、白服突厥等
部,吐蕃统治者乘机利用葛禄、白服突厥之众以攻北庭,回鹘大相颉于迦斯将兵往救。贞
元六年春三月,回鹘发生内乱,忠贞可汗为其弟所杀,其弟自立。时颉于迦斯正西击吐蕃
未还。夏四月,回鹘次相杀死忠贞之弟,更立忠贞之子阿啜为可汗,年仅十五。颉于迦斯
战不利,吐蕃急攻北庭。北庭人民苦于回鹘的诛求,遂与沙陀酋长朱邪尽忠及葛禄等降于
吐蕃;北庭节度使杨袭古势孤,率部下二千人逃奔西州(治所在高昌,今新疆吐鲁番东南达
克阿奴斯城)。六月,颉于迦斯引兵还,次相恐其有废立之意,与可汗亲出郊迎,拜伏自陈
擅立之状;可汗亦拜且泣曰:“儿愚幼,若幸而得立,惟仰食于阿多(即阿爹),国政不敢
预(参预)也。”颉于迦斯被他们的谦恭卑屈所感动,遂执臣礼,回鹘因此稍安定下来。

    秋,颉于迦斯出动全部兵马,拟为唐朝收复北庭,但又为吐蕃所败,死者大半。杨袭
古参加了这次战役,败后收集余众数百,欲再还西州,但被颉于迦斯诱杀。时北庭既已陷
于吐善,安西从此路绝,无法再与唐中央朝廷发生联系,唐廷对它亦莫知存亡。
    葛禄仗吐蕃之势,乘胜进取回鹘之浮图川(在今新疆吉木萨尔县),回鹘震惊,尽迁西
北部落于牙帐之南以避之。随即遣达比特勤梅禄将军至唐告忠贞可汗之丧,并求册命。贞
元七年春二月,德宗册回鹘可汗阿啜为奉诚可汗。
    贞元十一年(公元795年)夏四月,奉诚可汗卒,无子。族人立其宰相骨咄禄[据认为此
既是前面所说的回鹘大相颉于迦斯]为可汗。史裁骨咄禄本姓蛱跌氏(与回鹘药罗葛氏同出
于铁勒而异种),辩慧有勇略,自天亲可汗时即典兵马,掌握汗庭的实权,大臣及诸酋长都
对他畏服。现既为可汗,乃冒姓药罗葛氏(历代回鹘可汗所出的氏族之姓),遣使至唐告丧
,并将自天亲可汗以上的子孙、凡幼稚者,一概送往宫廷,药罗葛氏从此绝统。夏五月,
德宗册拜骨咄禄为爱腾里逻羽录没密施合胡禄毗伽怀信可汗。
    顺宗永贞元年(公元805年)冬十一月,怀信可汗率,唐遣使吊唁,并册其嗣为腾里野合
俱录毗伽可汗。宪宗元和三年(808年)春三月,腾里可汗卒,夏五月,唐册其嗣为爱登里啰
汨密施合毗伽保义可汗。时回鹘势力复盛,元和八年冬十月,发兵南度漠南,西击吐蕃,
唐边防军奏报回鹘有数千骑至礔鹈泉(在西受降谈北三百里,城在今内蒙古杭锦后旗乌加河
北岸)。唐恐其乘机入侵,边军戒严,并派兵至东受降城(在今内蒙古托克托县南黄河北岸
)。九年夏五月,又复置宥州(治所在今内蒙古乌审旗),调神策军九千驻屯于此,从各方面
加强防备力量。
    先是回鹘可汗屡请婚姻,唐廷以公主出嫁,其费甚巨,事遂不决。
    元和十五年(公元820年)春二月,回鹘遣合达干入唐求婚尤切,宪宗乃许之。穆宗长庆
元年(821年)春二月,保义可汗卒,唐册拜其嗣为登啰羽录没密施句主毗伽崇德可汗。夏五
月,可汗遣都督、宰相等来迎公主,穆宗以其妹太和公主嫁给他。吐蕃闻唐与回鹘结婚姻
,发兵进攻清塞堡(在今宁夏境内)。回鹘奏:“以万骑出北庭,万驻出安西,拒吐蕃以迎
公主。”秋七月,公主从长安出发。太和公主的出嫁,进一步密切了唐朝与回鹘的友好关
系。时幽、镇二州(今北京市及河北正定县一带)叛乱,唐朝出兵讨伐,回鹘为了表示友好
,请发兵从征。唐廷鉴于回鹘助平安史之乱的教训,遣使止之。但回鹘不待唐廷复诏,即
派兵三千人开抵丰州(今内蒙古临河县东)之北。唐廷只得厚赠缯帛七万匹犒军,回鹘兵乃
还。
    长庆四年(公元824年),崇德可汗卒,其弟曷萨特勤立,敬宗宝历元年(825年)春三月
,唐册拜为爱登里啰汨没密施合毗伽昭礼可汗,赐币十二车,文宗初(827年)又赐马价绢五
十万匹。大和六年(832年)春三月,昭礼可汗为其部下所杀,从子胡特勤立,唐册拜为爱登
里啰汨没密施合句录毗伽彰信可汗。开成四年(839年),回鹘宰相安允合及特勤柴革阴谋作
乱,彰信可汗杀之。宰相掘罗勿将兵在外,借沙陀朱邪赤心之兵共攻可汗。可汗兵败,自
杀,族人立Heji特勤为可汗。时值回鹘地区发生瘟疫,又连续大雪,羊马多死,回鹘从此
衰落。驻牧于回鹘西北部(今叶尼塞河上游)的黠戛斯族(属于铁勒的一支)乘机与回鹘别将
句录莫贺勾结。开城五年[840年〕秋,句录莫贺招引黠戛斯十万骑进攻回鹘汗庭.大破可
汗之众,杀Heji及掘罗勿,回鹘政权瓦解。从此回鹘退出了漠北的历史舞台。

附:回纥/回鹘可汗世系

汗序  汗名       回鹘汗号                       唐册封汗号            在位时间
   世系

第一王朝
1  骨力裴罗      骨础禄阙毗伽可汗               怀仁可汗               744-745
    A
2  磨延啜        葛勒可汗                       英武威远可汗           745-759
    A+1
3  移地健        牟羽可汗                       英义建功可汗           759-780
    A+2
4  顿莫贺达干    合骨咄禄毗伽可汗               武义成功可汗[天亲可汗] 780-789
    A+2
5  多逻斯        登里罗没密施俱录毗伽可汗       忠贞可汗               789-790
    A+3
6  阿啜          ?                              奉诚可汗               790-795
    A+4
汗位六传四世,享国51年

第二王朝[阿跌王朝]
7  骨咄禄    爱腾里逻羽录没密施合胡禄毗伽可汗   怀信可汗               795-805
    B
8  ?                腾里野合俱录毗伽可汗        腾里可汗               805-808
    B+1
9  ?             爱登里啰汨密施合毗伽可汗       保义可汗               808-821
    B+2
10 ?           啰羽录没密施句主毗伽可汗         崇德可汗               821-824
    B+3
11 曷萨特勤      爱登里啰汨没密施合毗伽可汗     昭礼可汗               824-832
    B+3
12 胡特勤    爱登里啰汨没密施合句录毗伽可汗     彰信可汗               832-839
    B+4
13 Heji特勤        ?                            ?                      839-840
    B+4?
汗位六传四世,享国45年

二、关于碑名 
    《九姓回鹘毗伽可汗碑》的全称原作《九姓回鹘爱登里罗汨没蜜施合毗伽可汗圣文神
武碑》。其译意解释如下:“九姓回鹘”是回鹘最基本的氏族集团,它是以“药罗葛”为
首的九个氏族组成的,解释已见前述。“爱(ai)”,回鹘语意为月亮,是回鹘语以日或月
对别人的尊称”“登里(tangri)”,意为天;“罗(da)”.意为在或从,用作名词词尾;
“汨(qut)”,意为幸福;“没蜜施(bulmys)”,意为得到;“合(alp)”,意为英雄;“
毗伽(bilga)”,意为智慧;“可汗(qahan)”.意为君主。因此《新唐书·回鹘传》中的
“爱登里罗汨没蜜施合毗伽可汗”原为音译,译成汉语可作“天赐福神武智慧可汗”。他
是唐代我国北方回鹘民族在漠北建立游牧封建政权时的第九位可汗,立于唐宪宗元和三年
(808),卒于庙穆宗长庆元年(821年),在位前后十四年。唐朝于元和三年册封他为保义可
汗。此人一生中对祖国民人的贡献是用大力保卫天山南北的交通要冲——北庭(今新疆北部
吉木萨尔县护堡子)和龟兹(今新疆南部库车县)。

三、古碑的发现与研究
    九姓回鹘可汗碑的发现归功于19世纪末欧洲探险队到蒙古草原的几次考察。这时蒙古
尚在清政府统治之下。康熙年间,蒙古土谢图汗部贵族策凌率部众归附清朝。乾隆时土谢
图汗部二十旗盟于汗阿林。蒙古黄教活佛哲布尊丹巴一世呼图克图(1635-1723年)始于
土谢图汗部属地建城,名曰“库伦”。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清政府于库伦设办事大
臣,专理俄罗斯贸易,兼领蒙古土谢图汗和车臣汗二部,由驻守乌里雅苏台(今蒙古扎布
汗省会扎布哈朗特)定边左副将军节制。
    1889年,受沙俄考古学会东西伯利亚分会委托,雅德林采夫(N.M.Yadrintsev)组建
探险队远征西伯利亚。他们此行顺便调查了蒙古草原的古遗址,结果在鄂尔浑河流域和硕
柴达木湖畔意外发现突厥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和九姓回鹘可汗碑。阙特勤碑较为完整,
九姓回鹘可汗碑发现时已碎成20多个残块。他还将其中两块盗回圣彼得堡。由于碑文颇似
北欧古代民族使用的Runic(鲁尼文),所以雅德林采夫在报告中称之为“鲁尼文”。他写
道:“异常坚固的花岗岩碑石,经历了千百年来的侵蚀,说明它们已有千年以上的历史。
这种谜一般的鲁尼文以前曾在西伯利亚发现过,碑侧和碑阴或刻有汉字。”后经丹麦语言
学家汤姆森(V.Thomsen)解读,人们终于知道这种文字实际是突厥文。尽管如此,鲁尼文
的名字业已约定成俗,学界目前通称为“突厥鲁尼文”。1891年,俄国学者柯赫(M.E.
Koch)在《俄国皇家地理学会杂志》第5卷首次刊布了雅德林采夫带回圣彼得堡的那两块九
姓回鹘可汗碑残石,认为碑文提到的伊难主见于《新唐书·回鹘传》,并指出碑文提到了
安史之乱的史思明等。从时间看,柯赫应是最早研究九姓回鹘可汗碑的西方学者。
    蒙古草原发现鲁尼文碑的消息传出后,芬兰-乌戈尔协会立即派海开勒(H.Heikel)组建
芬兰考察队到蒙古草原。他们于1890年抵达回鹘故都,将九姓回鹘可汗碑编为1号石,将阙
特勤碑编为2号石。1891年,沙俄圣彼得堡皇家科学院派院士拉德洛夫(W.W.Radloff)再
次组建俄国鄂尔浑河考察队,他们在原碑所在地制作了九姓回鹘可汗碑和其他突厥碑铭的
拓本并发现了新的残石。1902年,英国驻梧州(Wu Zhou)领事坎贝尔(C.W.Campell)仔
细考察并记述了鄂尔浑碑铭。同年,法国旅行家兼作家拉考斯特(B. de Lascote)少校实
地考察了九姓回鹘可汗碑,在当地拓工的帮助下,拓制了一套九姓回鹘可汗碑拓本。他还
将一块粟特文残石(拉德洛夫编为Fragment 10)盗回巴黎。西方考察队刊布的突厥碑铭中
尤以芬兰刊本(Tab.1-65)最为清晰,而以俄国刊本(Taf.XXIII -XXXV)所刊碑铭最全
。所以目前学界普遍使用俄国刊本。
    九姓回鹘可汗碑用汉文、粟特文和突厥文三种文字刻写。突厥文残损过甚,剩字不多
,而汉文和粟特文保存尚好、尤以汉文保存最好。伽伯棱茨(G.V.d.Gabelentz)和法国汉
学家德微理亚(J.G.Deveria)讨论了芬兰考察队拍摄的九姓回鹘可汗碑汉文残石,刊于芬
兰-乌戈尔协会1892年出版的《1890年芬兰考察队鄂尔浑河碑铭考古记》。德微理亚原为法
国驻华外交官,在华工作十余年(1860-1880年),1889年继冉默德(M.L.M.Jametel)任
巴黎现代东方语学院汉学教授,凡十年。九姓回鹘可汗碑的汉文残石就在他任教期间释读
的。九姓回鹘可汗碑汉文部分的释读大大便利了西方学者解读突厥文鲁尼文。
    1892年,拉德洛夫出版了俄国鄂尔浑河考察队报告《蒙古古物图志》。该书刊布了九
姓回鹘可汗碑残石及其他突厥碑铭的拓本和照片。翌年(1893年),俄驻华公使喀西厄(
A.P.Cassini,1891-1895年在任)伯爵将《蒙古古物图志》送到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请求考释和林三唐碑(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和九姓回鹘爱登里罗汨没蜜施合毗伽可汗
圣文神武碑)。为此,沈曾植分别为和林三唐碑作跋。这时志文贞(字锐,光绪六年进士
)刚刚就任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1893 -1910年在任),他在原碑所在地拓印了一份阙特
勤碑拓本赠与妹夫国子监祭酒盛昱。盛昱和沈曾植相继为这套阙特勤碑拓本作跋。1895年
拉德洛夫出版《蒙古古代突厥碑铭》第三册,以清驻俄公使许景澄(同治进士)的名义刊
布了九姓回鹘可汗碑汉碑录文。不过,据王国维介绍,和林三唐碑的释文当为沈曾植之作
。俄国汉学家华西里耶夫(W.P.Wassiljeff)将这个释文译为德文。1897年,瓦西里耶夫
刊布了清总理衙门对和林三碑的释文,也即所谓“总理衙门书”。
    1893年,拉德洛夫得知丹麦语言学家汤姆森的成功解读突厥文的消息后,立即着手翻
译和林三唐碑的突厥文,可惜他误将九姓回鹘可汗碑的粟特文当作回鹘文。受拉德洛夫的
委托,荷兰莱顿大学汉学教授施古德(G.Schlegel)系统研究了九姓回鹘可汗碑。1896年
,他初步确定了汉碑部分的行数和每行的字数,并将碑文译成德文。1896年,德国语言学
家缪勒(F.W.K.Muller)发现拉德洛夫所谓“回鹘文”实际上是粟特文,并校勘了几行残
文。1930年,汉堡大学教授汉森(O.Hansen)对粟特文部分作了全面研究,解读了剩徐粟
特文部分。这项研究得到了圣彼得堡东方研究所的帮助。
    沈曾植之后,李文田对和林三唐碑作录文考释,刊于《和林金石录》。李文田,广东
顺德人,咸丰进士,清末治西北史地之学的重要人物。他校订九姓回鹘可汗碑时中国尚无
九姓回鹘可汗碑拓本流行,他从许景澄处得到拉德洛夫的《蒙古考古图志》。清宣统元年
(1909年)三多赴蒙古库伦(今蒙古乌兰巴托),1910年实授库伦办事大臣。在他任职期
间,拓印了许多突厥碑铭,单阙特勤碑拓本就多达200多份。他在拓本题跋中自称“库伦使
者”。王国维注意到,三多拓印的一块汉文残石为西方考察队遗漏。三多卸任时还为阈特
勤碑建过碑亭。沈曾植、罗振玉和陆和九都得到过三多拓印的九姓回鹘可汗碑。罗振玉写
《九姓回鹘可汗碑校补》时,利用了三多拓本,谓之“三都护”。王国维据三多拓本写《
九姓回鹘可汗碑跋》,他注意到三多拓本比拉德洛夫刊布的九姓回鹘可汗碑少了两块汉文
残石,当系雅德林采夫私下带到圣彼得堡的两块残石。
    另一方面,法国汉学家沙畹、伯希和、日本学者安部建夫、羽田亨相继对碑文内容作
了深人研究。1912年沙畹与伯希和合写《摩尼教流行中国考》,着重研究了回鹘摩尼教;
 1956年,安部健夫发表《西回鹘国史》,重点研究回鹘汗国及其西迁历史; 1958年,羽
田亨发表《九姓回鹘可汗碑》,侧重于文字考释; 80年代末,哈密顿回顾了九姓回鹘可汗
碑研究史,介绍了巴黎藏拉考斯特拓本,并讨论了部分碑文的释读;日本伊朗学家吉田丰
则对粟特残石作了进一步解读;华涛和陈得芝最近指出,碑文所谓“□媚渍”应为狐媚渍
,不断把九姓回鹘可汗碑的研究推向深入。
    1997年8-9月间,以森安孝夫、吉田丰为主的考察团详细地对蒙古北部地区的突厥、回
鹘时期的遗迹碑文作了调查。据他们调查,此碑距离回鹘宫城约500米,附近有摩尼寺院。
他们结合拓片以及实地考察结果指出,碑高352或360厘米,碑正面宽约176厘米,碑侧面宽
约70厘米,转角宽约5.5厘米。汉文直书,刻在碑正面左侧,正面有19行,左转角1行,碑
左侧估计还有14行,共约34行,每行约78或80字;粟特文直书,刻在碑正面右侧,正面约
对行,右转角1行,碑右侧估计还有17行,共约好行;突厥文横书,刻在碑背面,大约116
行,每行约70至75字。他们还提出,此碑可能毁于黠戛斯人,黠戛斯人也使用突厥文,而
此碑突厥文部分多处记述目做攻打黠戛斯之事,所以这部分毁坏最严重。
    那么这块发现时已经被打碎,碑文难以卒读的名碑,究竟属于哪位回鹘可汗?学者对
此众说纷纭:清末名儒沈曾植和俄国突厥学家拉德洛夫主张是怀信可汗,施古德认为是昭
礼可汗,1913年,沙畹与伯希和认定它是保义可汗时期的作品,遂成定论。

四、碑文
    此碑文的汉文部分是我国学者林梅村、陈凌等人参照国内外多位前辈学者的研究成果
最新发表的,以罗马数字表示行号,()内的字表示笔画不全或字迹不清,[]内的字表示后
补,□表示空字,但是现在一律省去,用……表示,○表示原文中为恭敬而空的字格,并
将原文中的异体字改为现代通用的汉字。

I.九姓回鹘爱登里罗汨没蜜施合毗伽可汗圣文神武碑并序○○[爱登里啰汨没密施合毗伽
可汗……胡特勤纡伽……建碑],内宰相颉于迦思、药罗扢[……斛嗢素颉于迦]思合伊
难主莫贺[达干□□□□□药罗扢] 
II.[纡伽乌图]莫贺达干、颉纡伽哩伽思扢、[药罗扢于彻骨咄禄]、颉纡伽哩伽思[扢
]、□□□□□□□□□□□□□□□□、莫贺达干□□□□迭亿也□□□□□□□□□□
□□□□□□□□□□□□□□
III.闻夫乾坤开辟,日月照临,受命之君,光宅天下。德化昭明,四方辐凑,□□□□,
八表归(仁)。□□□□□□□□□□□□□□□□□□□□□□□□□□表里,山河中
建都焉。[先,○骨力悲罗之父○护输]□□□□□
IV.袭国于北方之隅,建都于嗢昆之野,以明智治国,积有岁年。子○骨[力可汗]嗣位,
天性英断,万姓宾[伏],□□□□□□□□□□□□□□□□[可]汗在位,抚育百姓,
若莩[鸡卵]。□□□□□□□□□□□□[阿]
V.史那革命,数岁之间,复得我旧国。于时,九姓回鹘、40姓拔悉密、三姓[葛禄]、诸异
姓佥曰:前代中兴可汗,并见□□□□□□□□□□□□□□□□至高祖○阙毗伽可汗□
□□□□□□□□□。[崩后,子○登里]
VI.啰没密施颌绥德密施毗伽可汗嗣位,英智雄勇,表正万邦。子○爱登里啰没密施颉咄登
密施合俱录毗伽可汗继承,英伟奇特异常,宇内诸邦钦伏。自[乱起后○皇]帝蒙尘,史思
明[之子朝义]□□□□□
VII.便币重言甘,乞师并力,欲灭后社。○可汗忿彼孤恩,窃弄神器。亲总骁雄,与王师
犄角,合势齐驱,克复京洛。○皇帝[与回鹘约,长]为兄弟之邦,永为[甥舅之国。○可
汗]乃顿军东都,因观风俗。□□□□□[摩尼佛]
VIII.师,将睿息等四僧入国,阐扬二祀,洞彻三际。况法师妙达明门,精通七部,才高海
岳,辩若悬河,故能开正教于回鹘。[以茹荤屏湩酪]为法,立大功绩,乃[号“默]奚悉
德”。于时,都督、刺史、内外宰相、□□□□□□□□
IX.曰:“今悔前非,崇事正教。”奉○旨宣示:“此法微妙,难可受持。”再三恳「恻」
:“往者无识,谓鬼为佛。今已悟真,不可复事。特望□□。”□□□曰:“既有志诚,
往即持受。应有刻画魔形,悉令焚燕。祈神拜鬼,并[皆摈斥],□□□□
X.[持]受明教。”薰血异俗,化为[茹]饭之乡;宰杀邦家,变为劝善之国。故□□之在
人,上行下效。○○法王闻受正教。深赞虔[诚],[□□□大](德)领诸僧尼人国阐扬
。自后,○慕阁徒众,东西循环,往来教化。○[登里骨咄禄毗]
XI.[伽]可汗袭位,雄才勇略,内外修明。子○登里啰没蜜施俱禄毗伽可汗嗣位,治化国
俗,颇有次序。子○汨咄禄毗伽[可汗嗣位,天性]康乐。崩后,○登里啰羽禄没蜜施合汨
咄禄胡禄毗伽可汗继承。○[羽录莫蜜]
XII.[施]合毗伽可汗,当龙潜之时,于诸王之中最长。都督、刺史、内外宰相、[司马
]官等奏曰:“○○天可汗垂拱宝位,辅粥须得「贤才,□□有]佐治之才,海岳之量,国
家体大,法令须明。特望○天恩允臣等所请□□。”[○○天] 
XIII.[可]汗宰衡之时,与诸相殊异,为降诞之际,贞祥奇特。自幼及长,英雄神武,坐
筹帷幄之下,决胜千里之外。温柔惠化,抚「育百姓,因]世作则,为国经营,算莫能纪。
初,北方坚昆之国,控弦柑徐万。[彼可汗]□□□□□
XIV.自幼英雄智勇,神武威力,一发便中。坚昆可汗,应弦殂落,牛马谷量、[杖]械山
积,国业荡尽,地无居人。复葛禄与吐蕃连[兵,□□□]偏师于匀竭户对敌,智谋弘远
。□□□□□□□□□□□□□□□□□□□
XV.□北庭,半收半围之次,○○天可汗系统大军,讨灭元凶,却复城邑。「率」土黎庶,
含气之类,纯善者抚育,悖戾者屏除。遂「奔逐至狐」媚渍。凡诸行人及畜产□□□□□
□□□□□□□□□□□□□□□
XVI.□□□遗弃后,吐蕃大军攻围龟兹。○○天可汗领兵救援,吐著夷「灭」,奔入于术
,四面合围,一时扑灭。尸骸臭秽,非人所堪,遂筑京观,败没余烬。□□□□□□□□
□□□□□□□□□□□□□□□□□
XVII.□□□百姓,与狂寇合从,有亏职贡。○○天可汗躬总师旅,大败贼兵,奔逐至真珠
河。俘掠人民,万万有余,驼马畜乘,不可胜计。余众来归,□□□□□□□□□□□口
□□□□□□□□□□□□□□□
XVIII.[龟兹王]自知罪咎,哀请祈诉。○○天可汗矜其至诚,赦其罪戾。遂与其王,令
百姓复业。自兹已降,王自○朝觐,进奉方[物,与左右]厢、沓实力□□□□□□□□□
□□□□□□□□□□□□□□□□□□
XIX.□□□□□军将,供奉官并皆亲睹。至以贼境,长驱横人,自将数骑,发号施令,取
其必胜,朝敌毕摧。追奔逐北,直至大[漠],[杀万人有余],□□□□□□□□□□
□□□□□□□□□□□□□□□□□□□
XX.□□□□□,攻伐葛禄、吐蕃,寨旗斩首,追奔逐北,西至拔贺那国,(克)获人民及
其畜产。叶护为不受教令,离其土壤,□□□□□□□□□□□□□□□□□□□□□□
□□□□□□□□□□□□□□□
XXI.默.□□□□□□□(黄)姓毗伽可汗,复与归顺葛禄册真珠智惠叶护为主。又十箭、
三姓突骑施、九(姓)□□□□□□□□□□□□□□□□□□□□□□□□□□□□□
□□□□□□□□□□□□□
XXII.□□□□[天生聪慧,护守]宇内,僧徒竟泰,听士安乐。自开法来,□□[大]石,未
曾降伏,□□□□□□□□□□□□□□□□□□□□□□□□□□□□□□□□□□□
□□□□□□□□□□□
XXIII.□□□□□□□□□□□□□□□□□□世[之王]中外国□□□委附□□里□□□
□□□□□□□□□□□□□□□□□□□□□□□□□□□□□□□□□□□□□□□
□□□□□□
XXIV.□□□□□□□□□□□□□□□□□□□□□[以]武定祸,□□□□神□□□□□
□□□□□□□□□□□□□□□□□□□□□□□□□□□□□□□□□□□□□□□
□□□□□□


以上只不过是对于这块屹立在蒙古高原上千百年的古老石碑的粗略介绍,参考了林幹、王
国维、程溯洛、林梅村等诸位前辈先生的文章,在这里整理了一下,抛砖引玉,希望大家
能跟我一起讨论一下回鹘汗国的灭亡的问题。

--
祉园精舍的钟声,回荡着众生无常之音,
娑罗双树的花朵,昭示着盛者必衰之理。
骄奢者必不长久,恰似春夜的梦幻,
勇士终归会泯灭,犹如风里的飞尘。

※ 来源:.饮水思源 bbs.sjtu.edu.cn [FROM: 210.52.240.137]

[返回上一页] [本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