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思源 - KOEI精华区文章阅读
发信人: MWCOUGAR (MechWarriorCougar), 信区: KOEI
标  题: Re: zz《私本武士史》六卷二节  武士道的成熟
发信站: 饮水思源 (2010年07月05日12:26:11 星期一)

武士的论语——《叶隐》

山鹿素行之后,江户的佐贺藩(肥前藩)又出现一本名叫《叶隐》的武士道著作。该书于
十八世纪早期出现,由佐贺藩士山本常朝(1659~1719)口述,田代阵基笔录整理,整部作
品异常冗长,达十一卷一千三百余章,以语录体编纂,号称《锅岛论语》(佐贺藩主为锅
岛氏)。

在《叶隐》这部作品里,山本常朝对于武士道的见解要更比山鹿详细琐碎,而且对当时占
据主流的山鹿流武士道大加鞭笞,嘲笑山鹿流的武士道的“忠”是挂在嘴边的,是沾染了
“京都风”的花哨东西。山本认为,武士道的“忠”应无时无刻不在武士的行为中体现出
来,替主君效力时应抱着随时赴死的心态(无我梦中)。通过《叶隐》,山本常朝将武士
的“道义”加以简化,那就是抛弃一切是非对错,不允许有任何杂念,“无二无三”(专
心致志之意)地为主君“奉公”,除死方休。

《叶隐》这部作品名字的含义,就是指武士要在主君看不见的地方,默默为主君舍身效力
。山本将这种“忠”提升到绝对化的高度:“身为锅岛氏武士,应有无论生死,生生世世
为主君效命之觉悟,此乃真髓也。”对于佐贺历代藩主,山本常朝在书中不遗余力加以拔
高美化,佐贺初代藩主锅岛直茂原是肥前大名龙造寺氏的重臣,乘主家衰落夺取了实权,
本人根本谈不上忠节仁义,但到了山本常朝的笔下,这位老藩主却被改头换面,成为高大
全的道德模板,值得所有佐贺藩士为之而死。至于二代藩主锅岛光茂,是山本常朝的直接
主君(山本出生时直茂已去世多年),山本从九岁起就侍奉在光茂身边,充任稚儿小姓,
所谓的稚儿小姓,除去负责主人日常起居之事外,也往往是大名的同性爱对象,战场上则
拱卫在大名身旁,充当人盾,随时准备为主人献出性命,这种主从色彩强烈的同性之爱,
在日本被称为“众道”。浸淫众道多年的山本常朝,早已对光茂形成了极深的精神依恋的
关系,并将这种依恋光大为对主君的“忠”。元禄九年(1696),三十七岁的山本担任藩
命前往京都办事,因主君光茂深爱和歌,便让山本向精通和歌的公卿三条西实教请教“古
今传授”(对《古今和歌集》的翻译方法)。“古今传授”极为艰深晦涩,山本却不辞辛
苦奔走于佐贺和京都之间,一从三条那里学到些,便立刻返回藩内向主君复命,这样辛苦
了四年终于完成使命。归藩后的山本因劳累大病一场,不过当光茂来到病榻前探望时,山
本感激涕零,心中认为能得见主君的尊颜和嘉许,也就虽九死其犹未悔了。待到光茂去世
时,如丧考妣的山本要为主君“追腹”(在主君死后,为追随主君而去切腹自杀),但当
时幕府已明文规定禁止武士殉死的行为,所以山本未能如愿,只能伴随着对主君的狂热追
思,在郁郁中走完了人生路程。

由于《叶隐》整部作品充斥着殉死、斩杀、酷刑与同性爱等极端内容,连山本自己都不抱
被社会主流接纳的打算,所以以口述秘传的方式来完成这部作品。果不其然,《叶隐》问
世后,不但被幕府列为禁书,连佐贺藩也对此下达了禁令,直到近代日俄战争后,伴随着
日本民族沙文主义的甚嚣尘上,才得以重见天日。

《叶隐》中所体现的士道,与《山鹿语类》大相径庭。山鹿主张道义大于一切,对主君的
忠节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武士在世应该遵循伦理而活,而山本常朝则认为,“忠”是没
有原则的原则,而且只有通过为主君效死献身才能体现出来,武士道就是悟死之道,“朝
朝暮暮都要品味死亡的滋味”。如果说《山鹿语类》中的士道,体现了积极、道义和普世
的一面的话,那么《叶隐》中的士道,则代表了武士道幽暗、极端的另外一面,不过让人
惊奇的是,正是这两部作品共同完成了武士道精神的构造,明治时代笃信山鹿流思想的大
将乃木希典,正是在阅读了《叶隐》后,便在明治天皇驾崩后,为之追腹殉死。至二战时
期,《叶隐》中“武士道便是寻死之道”的见解,更加应和了那时日本整体国民的狂热而
备受追捧,被誉为日本武士的论语,武士道一度也被称作“叶隐之道”。所以,对于武士
道而言,《山鹿语类》和《叶隐》之间其实是互为表里的关系,这种奇特组合,正是植根
于日本民族那矛盾而偏激的岛国精神土壤之中的。

--
哦,原来还脑补了“(趁着这个)”,之前要是还可以说是水平欠缺轻信他人,“是个受害者,只是对某些谣言听得特别入耳于是就特别相信了”的话,现在可是你自己的原创了。非常感谢你继续坐实自己的“断章取义歪曲讲话”
祥瑞御免,家宅平安.赫敏福晋万福金安,卢娜侧福晋万福金安
(迷之声:打倒封建迷信分子马逆伯庸!)




※ 来源:·饮水思源 bbs.sjtu.edu.cn·[FROM: 147.1.8.80]

[返回上一页] [本讨论区]